首页 / 新闻 / 正文

泸州往事:民国时期,泸州两豪绅斗势

时间:2020-01-25 09:56 江阳沽酒客

摘要:北京时间2020-01-25 09:56 江阳沽酒客为您报道关于【泸州往事:民国时期,泸州两豪绅斗势】的具体情况和说明,www.fjshuchi.com频道江阳沽酒客君以图文形式为您慢慢道来,本文关注焦点《》。

本文系依据杨庭举供稿整理,董老师提供

民国中叶,泸隆路侧有一场镇,有两大势力,庞家与邓家。庞家有权,邓家有钱,庞家头面人物是该场袍哥义字大爷,邓家关火匠是该场哥老会仁字舵把子。时有“庞半场”、“邓半场”之说。

庞家有四个儿子,有的当团总,有的当团练局剿匪队长,掌握着大 乡的军政大权,不消说是“有枪阶级”。庞家老爷子年轻时在泸州武棚学过武艺,精通拳脚功夫,也曾收徒练武,当时县太爷曾是他武馆的门徒,更为庞家增添了几分光彩。

邓家是七八百石租子的大绅粮有的是钱,善于用钱笼络人心,凡有人向他借贷,从不说个“不”字,并不高利盘剥,凡有披麻戴孝者向他磕个头,不打发十元都要打发八元。每到年关,都要用几十石谷子来施米济贫,凡有袍哥兄弟来拜码头者,无不酒肉相待,挽留耍上几天,走时还要送给盘缠。

两家各有各的势力,而邓家的仗义疏财为远近人们称颂,这就使庞家人嫉妒在心,两家表面上称兄道弟,实际上勾心斗角,斗富斗势。

有一年,庞家的儿子结婚,为显示势力,张扬要办两百桌酒席,除至亲好友外,凡愿意恭维的军政百姓满请。到喜期那天,袍哥码头弟兄 伙,儿子手下的丘八走卒等无不前来送礼祝贺,真是热闹非凡!结果只摆了150桌。

民间习俗,凡是计划桌席摆“标”了(超出),就显得光彩,人缘好,凡剩席就“展班子”失面子。这回庞家如牛踩乌龟,痛在心头,有气无处发。第二年,邓家的儿子结婚也普打“响片”,并到处声张不收礼,不论亲朋好友,父老乡亲一律欢迎,并“跑码头”请泸富隆及连峰场镇袍哥弟兄伙。

喜期那天,有送钱者当场奉还,乡间贫穷者原来不去的都赶去打个牙祭,闻风而来的叫化子都摆了十多桌,从中午到下午四五点钟,摆了三百多桌都没有摆完,显得很有风光,给庞家一个“难看”,于是庞家更加怀恨在心,矛盾升级,连天干水旱,物价涨跌,两家都在赌输赢,成了势不两立。

有一年正月初,一天晚上,邓家长子在街上打了一阵牌,十点过后回家,欲睡时忽听街上有打闹之声,邓只说是谁输了不付钱而打闹。邓家一贯做好事,便开门出去说:“我这里拿钱去开”。正开口,打架的人蜂拥而入,有人说:“老子今天不要钱,老子要你的命!”一个个亮出雪亮的钢刀,邓某大惊,忙说:“你们要干啥子?胆敢私闯民宅行凶……”没等他说完,那凶手一刀刺入他的胸膛,只听,“哎哟”一声,立即倒在血泊之中。

邓家老爷子起床,见状大惊,知道来者不善,忙挥舞拳脚,打倒一个歹徒,夺路而逃。跑出街,到鱼市巷子,见几个持枪者叫“不许动!”随即往左面场口跑,那里也有人把守,这时,一群歹徒追上去,他挥拳舞脚想闯出一条生路,终因寡不敌众,身中七刀,倒在街边死亡。

歹徒约一二十人,行凶后往泸州方向逃窜。就在歹徒行凶时,下半场庞家悄然无声,街坊上的人见邓家父子被杀,惨不忍睹,有人去庞家报告总团练,都说不在。

有人见庞家冷若冰霜,全不过问,于是议论纷纷,说庞、邓两家视如仇敌,可能是庞家勾结指使歹徒干的。邓氏父子被杀,惊动了街坊庞氏家族一个有正义感的人,跑到邻近宋观场去打电话县府报案,又打电话给石洞的团总(是邓的儿女亲家梁某),梁某马上打电话给他的朋友,县稽宪队队长,要他出动人员捉拿歹徒。

队长一集合,差两人,枪也差两支,队长心想,是否手下人也参与了?稽宪队天未亮出发,走到关口见数人神色惊慌便问:“干啥子的?”那几人忙向路边的甘蔗林里钻,于是包抄起来喊话,“出来,出来,不出来就开枪了!”

那群歹徒沉扎不住,一个个束手就擒。一下抓了七个,有的身上还沾有血迹,带回县审,县长也参加审问,歹徒交待到某场杀了人,受谁指使等,县长大惊,已知内情,忙将七人一齐斩首(灭口),并把七个人头当天就送到该场,用竹杆把七个人头挂成一串,吊在戏楼坝示众。

邓家即在戏楼坝开追悼大会,用七人头祭奠。得过邓家好处的人都放声大哭,但幕后指使者却逍遥法外,到底是谁干的?人们只是猜测而已,数十年后,都是一个难解的谜。两家斗势仇如山,九条人命赴西天。邓家势力已削减,数十年后未伸冤。事情过了百年之久,这也有成了玄龙门阵了。


标签
今日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