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正文

高卢英雄与罗马军神的终极对决,为何历史的天平还是倾向了凯撒?

时间:2020-06-01 19:05 趣味历史大观

摘要:北京时间2020-06-01 19:05 趣味历史大观为您报道关于【高卢英雄与罗马军神的终极对决,为何历史的天平还是倾向了凯撒?】的具体情况和说明,www.fjshuchi.com频道趣味历史大观君以图文形式为您慢慢道来,本文关注焦点《》。

引言:

他是被拿破仑三世称为国父的男人,他是法国英雄主义的象征,为了争取民族的自由以及反抗罗马的暴政,26岁的他凭借一己之力就竖起了起义的大旗,由他率领的这次起义是高卢历史上最后一次反抗罗马的大规模军事行动,然而作为同时代的杰出军事统帅,凯撒的出现让这位高卢人民的英雄只能含恨而终,最终死在了罗马的绞刑架下,他就是—维钦托利,我们今天故事的主人公。起义的硝烟再次燃起

公元前52年的高卢,原本已经被凯撒征服的高卢各个部落又重新燃起了反抗的火焰,而燃起这把大火的就是阿维尔尼人的首领塞尔提鲁斯之子维钦托利,他凭借着一己之力重新夺回了对自己部落的领导权,又说服了塞纳河流域的赛诺内人、帕里西人,中部卢瓦尔河流域的图洛内斯人等9个部落加入了自己的同盟。一时间整个外高卢的核心地区都成为了维钦托利联盟的势力范围。

维钦托利是一个天才的军事家,他曾经在罗马军队中担任骑兵将领,深知罗马军队的装备精良,战士也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兵,因此在他率领下的高卢军队从不与罗马军队发生正面对抗,他选择袭击目标大多的是罗马的据点,或是输送粮草的辎重车队以及打后卫的小股部队。而且打完就跑,从不恋战。他的成功很快让更多的部落主动脱离了罗马的奴役,只有埃杜伊人还在持续为罗马军队提供补给以及向导。

为了降低埃杜伊人的忠诚度,同时也为了震慑其他忠于罗马的部落,维钦托利将打击埃杜伊人作为了首要的目标,罗马人在高卢的处境越来越不利,重要的补给线、交通线时刻面临着被敌人彻底切断的风险。这让此时远在首都的凯撒心急如焚,他不等休整的兵团重新集结完毕,便带着少量的骑兵穿越积雪数英尺的荒原,日夜兼程回到北方与他在当地的兵团汇合然后开始挥师南下,追逐维钦托利。

罗马军队的忽然出现

得知凯撒的行动,维钦托利并没有惊慌,他计划在罗马人到来之前率先攻击埃杜伊人,在他的带领下,高卢联盟的军队杀向由凯撒安排给埃杜伊人当附属的波伊人据点。然而凯撒也并非普通将领,他的冒险精神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在兵力不足的情况下,他让手下最勇猛的军团长提图斯·拉比努斯带领四个兵团向北征服塞农人和巴黎西人。他本人则只带六个兵团攻打维钦托利,罗马军队的快速出击以及强悍的军事素质让维钦托利的进攻计划只得以失败告终,面对步步逼近的罗马军队,维钦托利率领高卢联军迅速后撤,并且烧毁了撤退途中见到的所有房屋、农田以及庄稼,他的“焦土政策”让凯撒深恶痛绝,让本来缺乏粮草的罗马军队就此陷入了危机,于是凯撒和罗马军团不得不费尽周折地寻找和攻打能提供粮草的市镇,同时要分散注意力保护已有的补给路线和辎重队。

维钦托利的天才策略不仅让罗马军队陷入了危机,也让他们丧失了对战局的理性判断,在日尔戈维亚城外维钦托利故意摆下的口袋阵,消灭了700多名的罗马士兵以及46名百夫长,极大的鼓舞了高卢人的士气,他们发现原来凯撒也并不是不能战胜的,大批的高卢部落连同之前还在向罗马军队提供补给的埃杜伊人全都转变了立场加入到了维钦托利的联盟当中,此时的高卢已经没有一处能够保障罗马军队安全的据点,这样的处境以及兵力不足的现状,让凯撒也只能率领军队北上与提图斯·拉比努斯带领的四个兵团汇合,凯撒在高卢北部还停留了几个星期,招募了数千日尔曼骑兵,这样他的部队包括十个军团和大量辅助部队,一共集结了大约六万军队。

伏击不成退守阿莱西亚

获得短暂胜利的维钦托利并没有放松对罗马军队的进攻,为了能够顺利的将凯撒引入自己设好的伏击圈,他先派遣一支小部队攻打普罗旺斯,然后在罗马军队增援的道路上设下埋伏,打算攻击辎重以及后卫部队,却不料被日尔曼骑兵给打了回去,强悍的日尔曼人打破了维钦托利的计划,但是作为首领的他并没有乱了手脚,带着自己的八万大军边战边撤,一直退到了阿莱西亚城,在哪里安营扎寨。

在奥苏瓦山上的阿莱西亚是一座筑有防御工事的城池,要塞位於一座三百米高的平顶山上,三面都是陡坡,有河谷环绕,只有西面是一个缓坡,外围由深沟和厚重的石头墙壁加固,维钦托利决定在这里与凯撒对峙,他深信这样一座坚城一定能挡住罗马军队的脚步,并且耗尽他们为数不多的粮食,只要时间一长凯撒自然会带领军队撤回到高卢北部进行补充,然而天才的军事家没有预料到他的对手是一位智力超乎常人的伟大统帅。在观察完阿莱西亚城的地形以后,凯撒放弃了直接进攻的念头,反而是让罗马军队当起了建筑工人,开始建造起了围绕阿莱西亚城的城墙,为了保护城墙不被高卢人轻易攻破,在城墙以外,还竖起了一道4米高的木栅栏,每隔数十米修建有小型箭楼,在木栅栏前面还散布机关,就为了困死在城里的高卢人。

维钦托利透着城墙当然看到了罗马军队的一举一动,他瞬间明白了自己的策略已经被凯撒识破,要想凯撒撤军已经是不可能了,只能将罗马军队击退才能保住起义的胜利果实。于是高卢骑兵在他的授意下迅速出动,攻击尚未修建完毕的城墙,扰乱罗马人的精力,然而老对手日尔曼骑兵又将他们打了回去,残余的部队只得退回城里,眼睁睁看着罗马军队在城墙外大搞建筑工程。一计不成,聪明的维钦托利又心生一计,他让残余的骑兵部队尽数突围,往各个部落求援,他要集合所有的高卢部队一举将凯撒消灭。

黑夜中的高卢骑兵运气不佳,尽管他们选择了最薄弱的城墙,然而罗马军队早就严防死守,只有少数的几个趁着空隙溜走,剩下的则大多被罗马军队杀死,凯撒从被俘的高卢骑兵口中知道了求援的计划,这位伟大的统帅在兵力不足的情况下又开始在城墙的另一侧让士兵们修筑起了另一道防御外围的城墙,并在2道城墙中间留下了足够的空间驻扎自己的部队,一场你死我活的血战即将在这里展开。

阿莱西亚战役爆发

在阿莱西亚被围困两个月以后,高卢各部落共计二十五万步兵、八千骑兵终於到达了阿莱西亚城的外围,救援部队对着罗马人的第一道城墙发起了攻击,城里的维钦托利也趁机带领着步兵杀出,让兵力本来就不足的罗马军队瞬间捉襟见肘,好在罗马人的投石机以及弓箭手十分给力,杀伤了大片冲击城墙的高卢援兵,让本来气势正旺的高卢人只得将总攻改到了夜晚,举着大量树枝的高卢援兵趁着夜色迅速的靠近了城墙外的壕沟,用树枝填平壕沟以后拼死杀进了防御比较薄弱的城墙结合部,凯撒部将马克·安东尼和盖尤斯·特拨纽斯调集骑兵预备队加入防守,再次阻止了高卢人海浪一样汹涌的进攻。而另一边的维钦托利此刻正在带人使劲填沟,结果还没完成,就发现援军已经跑了,只能重新退回到了城里。

第一次围攻失败的高卢援军重新调整了自己的策略,他们先是找到了罗马防线最薄弱的一个点。阿莱西亚北面的山地,由于与奥苏瓦山相毗邻的里尔山的坡面处地形陡峭且不规则,所以罗马在这里的城墙没办法结合,10月2日,维钦托利的一个表兄弟维卡西维尔老努斯(Vercassivellaunos)带领六万人进行总攻。中午时分,他们摆好阵势快速向阵地推进。一直在城内高处密切注视战局的维钦托利也马上召集人马,带着突围用的各种工具杀出城墙。

这次城内的维钦托利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他先命令士兵用泥土填平了沟壑,然后让士兵举着盾牌一路冲到了栅栏底部,再用钩子整个勾住栅栏,把栅栏拉倒,城内部队拼命朝着内墙打,增援的高卢士兵也顺着山坡往下攻,一时间杀声一片,数以百计的罗马军队在进攻中倒下。眼看就要获得战役的胜利,凯撒的红色罩袍却出现在了高卢援军的侧翼,正在往山坡下方进攻的高卢援军猝不及防,瞬间被杀死了几百人,剩下的士兵也无心再战开始往城墙外溃逃。维钦托利眼看快要冲破的防线,瞬间又多出了许多的罗马士兵,料定援军已经被击败,只能再次退回到了城里。

次日清晨,大势已去的维钦托利骑着一匹威风凛凛的战马,绕着凯撒和他军官们所坐的地方踏步,然后从马上一跃而下,将他的佩剑和长矛扔在了地上,谦卑地在凯撒面前坐下。活下来的高卢士兵成为了凯撒军团士兵的奴隶,他们的土地财富以及生命都被罗马人收入了囊中,而成为阶下囚的维钦托利也在不久之后便被押送到了罗马,在那里度过了6年的监狱生活,公元前46年被判处绞刑。

结语

维钦托利所率领的起义是高卢人民最后一次大规模反抗罗马统治的军事行动,作为这次起义的领导者维钦托利具备了极高的军事天赋,然而高卢军队本身还是由很多的农民组成,他们在起义前并不是职业军人,这在单兵素质上已经输给了罗马军队。

第二、罗马军队的标准装备也远非高卢士兵可比

罗马士兵:每个重装步兵都配有防身的皮甲+链子甲、步兵头盔、以及投射的标枪加近身肉搏的短剑。骑兵都装备长矛、大盾以及长剑“斯巴塔”。

高卢士兵:只有各个部落首领身边的精锐士兵才能拥有锁子甲,而大部分的士兵除了头盔以外只能手持一面木盾,刚刚加入队伍的士兵则连头盔和木盾都很难拿到,只有近身与敌人肉搏。

第三、罗马的步兵方阵经历了大战的锤炼,防守与进攻兼备

作为正面对抗敌人的中坚力量,着装重步兵凭借阵列战术和坚甲利剑正面扛住敌军的正面兵锋,为骑兵部队迂回作战争取时间。而缺少战术的高卢步兵大多是以散兵冲锋对阵罗马军阵显然是要吃亏不少。

综合以上三点,维钦托利当时避免与罗马军队正面对抗的策略是相当正确的,然而历史的天平还是倒向了凯撒以及他的罗马军团,在这位高卢英雄被绞死后的数年里,罗马加快了对高卢的同化,不愿意加入罗马的民众逃到了英伦三岛,而其他人则慢慢转化为了纯粹的罗马子民,一直到公元476时罗马帝国垮台为止,高卢这一民族也从此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之中。


标签
今日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