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正文

白居易与元稹: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时间:2020-04-05 12:34 初衣胜雪

摘要:北京时间2020-04-05 12:34 初衣胜雪为您报道关于【白居易与元稹: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的具体情况和说明,www.fjshuchi.com频道初衣胜雪君以图文形式为您慢慢道来,本文关注焦点《》。

白居易《梦微之》:生者和死者的对话,思念是不灭的记忆

”夜来携手梦同游,晨起盈巾泪莫收。

漳浦老身三度病,咸阳宿草八回秋。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阿卫韩郎相次去,夜台茫昧得知不?“唐朝白居易《梦微之》

很久以前有一个说知己的故事,叫做俞伯牙摔琴谢子期。传说春秋战国的伯牙,是楚国人,但是却当上了晋国的上大夫,他有一个个人的爱好,就是精通琴艺,他的音乐好到了什么程度呢,就是当他弹琴的时候,连马都听到琴曲振奋飞扬。古人是用音乐沟通天地,获得身心的大满足。但是伯牙音乐到了如同天籁的地步,却少有人真的细致入微的懂。有一年他回到了楚国在汉阳的江边,看到浩瀚的月色和江水,开始弹琴。往往这个时候天地静默,伯牙沉浸在孤寂和琴曲里,将自己的灵魂和心情释放。但通常这样的运动之后,只剩下他一个人,虽然有自我的满足,但也有一种抒发后的寥落。

此时,他忽然察觉了不远处的身边,站着一个人,看打扮是本地的樵夫。这个樵夫开口了,带着沉浸和愉悦说,你这是弹的高山壮阔,流水澎湃啊。要知道伯牙的琴声也有很多粉丝,但他们只是崇拜和喜欢,没有人这么近距离的讨论他的琴声,而且切中了他内心的想法。

伯牙感到非常的震惊和欢喜,继续弹奏,结果子期如同住在他心里的灵魂,将他的曲调表达的内心非常精确的说了出来,而且两个人在音乐上都有着共鸣,所谓酒逢知己,话到投机。伯牙真是相见恨晚,两个人约定第二年中秋再见。

人生真是要有所念想,才觉得生活的美好。伯牙在这一年里积攒了无数的创作,他就是想看到来年子期如何陪他一起在音乐中狂欢。但是他中秋来到汉阳江边时,却没有等到子期。等到的是子期死了的消息。而且子期临死的时候交代了遗言,说要将自己的墓修在江边,那么伯牙回来了,他还是可以看到伯牙,听到伯牙的琴声。

伯牙在子期的坟前,弹奏了自己最喜欢的《高山流水》,然后将琴摔在了墓前,这个世上除了你,没有谁懂我的音乐,我也不需要别人懂。我唯一的知音已经不在人间了,这把琴已经没有用了。

我们总以为知音的故事,是一种传说和寄托。但是在唐朝,出现了白居易和元稹,他们并非是为了书写传奇而来,但他们的人生真实的成就了知音。

30岁的白居易在长安已经多年。但是这个从府里小地方出来的士子,除了一腔才华,就是一身的贫困。在长安他没有人脉,有的只是要在京城做官意志。30岁的他已经头发白了,这里有生存和未来种种的压力。23岁的元稹,风华正茂,有着这一个年龄阶段,年轻人的朝气和锐气。我常常想他们是在哪一种场合初遇,就已经互生了好感?他们在同一时间同科及第,但是那一批及第的人绝对不止两个,但他们偏偏最要好。

在秘书省共事的四年,简直是这两个人的黄金岁月。他们在相对清闲的职位上,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两个人的诗都做得好,但是绝对没有文人相轻那种龃龉,相反像镜子一样互相的激射光华,白居易欣赏元稹的锐气真挚,慷慨豪放,元稹欣赏白居易的简洁深情,这是在诗格上都是崇尚真的性情诗人。更重要的是现实,两个人都不是富贵子弟,从民间考上来,对现实社会有着相同的理解,并试图去改善。

从私人生活来讲,两个人都无家世,无需要繁华客套,你家多少人,多少钱,都数得清,真正从才华从生活互相帮扶。这种感情并没有随时间消散,反而贯穿了两个人的一生。不是亲兄弟,甚于亲兄弟。

两个人的黄金岁月是在秘书省校书郎职位上的四年,那是他们带薪的大学生活。两个人逛遍了长安,曲江,慈恩寺,对酒做诗,顺带互相解决生活难题。

但是两个人四年后因为仕途各自的坎坷,分开了。还好唐朝的邮政系统发达,两个人靠通信知道对方在做什么,处于何种状态。总之两个人都不富有,比如白居易母亲死后丁忧在老家三年,又遭遇当地灾荒,元稹寄信寄衣服寄钱。元稹在通州染上疟疾,白居易慌得书信不断,他怕元稹丧失生意,一命呜呼。

两个人在四川的来往船上,忽然遇见了,对不住,停船三天,也要重叙旧谊。然后各自天涯。

然而时光如流水,元稹53岁就死在了武昌任上。60岁的白居易,失去了人生重要的兄弟,知己,朋友。当元稹的灵柩途经洛阳时,白居易郑重写下祭文。

但是他的兄弟他的知己虽然走了,但是音容宛在,白居易会经常的想到他,但是他一生唯一可称之为知己的人。

这首诗是作在白居易69岁的时候,元稹已经离开他九年了。白居易其实朋友众多,晚年他还有另外一个好友叫做刘禹锡,那是和他同岁的。但是元稹不一样,元稹是他早已经融入了灵魂的兄弟加知己。就算斯人已去,但感情却仍旧始终如一地徘徊。晚年白居易经常给元稹写诗,仿佛元稹还活着,这是一种活着的思念,有人说悲怆,但我更认为,这是穿越生死的知己情感。

你看白居易絮絮叨叨在说些什么?

我又做梦了,梦见和你一起去游玩,在曲江边或在四川。但是早上醒来的时候,才知道那是一个梦。我老迈身闲,已经三次病了,而你躺在地里已经8个年头。

你埋在地下,骨头化作了泥土,而我在人间,岁月如雪也白满了头。你的孩子都已经过世了,你在那边知不知道,你得到过他们的消息吗,他们能够去陪你吗?

白居易做人做事都很有温度。可以说元稹在他的心中并不是一个真正死掉的人,他和往常一样关心他,也和知己一样诉说着自己的老迈。但反过来说,我相信元稹活着的时候,也一定是一个很有温度的热情的人。所以他们的感情,虽然经历的生离死别,却还有宛在眼前的情感力量,这已经超越了普通的生死。

真正的知音和知己,不仅仅是只懂得音乐或者文字。真正的知音和知己,是在人世间找到了另一个自己,觉得快乐安慰共鸣虽苦犹甜。

而失去知己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知心人一去,坐绝长安空。

但是还有思念,思念将往事和故人立起另一个人生的坐标,因为你,哪怕你已经死了,正是我的人生,因为有你,才会有对照,有岸,有寄托。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初衣胜雪为你解读诗词中的爱和美。


标签
今日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