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正文

【欢迎来搞】浅析唐朝的安史之乱

时间:2020-04-03 13:08 历史教育

摘要:北京时间2020-04-03 13:08 历史教育为您报道关于【【欢迎来搞】浅析唐朝的安史之乱】的具体情况和说明,www.fjshuchi.com频道历史教育君以图文形式为您慢慢道来,本文关注焦点《》。

宅家防疫

思绪不止

暂与闹市凡尘说再见

静悟每天

以慰流年

安史之乱是唐朝由盛转衰的转折点,自安史之乱后唐王朝一蹶不振,开始走向下坡路,政治腐败、藩镇割据、宦官专权、朋党之争等严重削弱了唐朝中后期中央政府的统治能力,尤其是安史之乱平定以后直接引发的藩镇割据,最后更是恶性演化成了唐朝灭亡以后的五代十国,中国再一次陷入分裂格局的黑暗和混乱时期。

安史之乱爆发的有诸多因素,首先是唐玄宗后期施政昏暗导致社会危机。唐玄宗在统治前期,励精求治、改革政治、发展经济,开创了唐代的繁荣景象,但是玄宗并没有善始善终,曾经的勤于政事、政治清明、广开言路的唐玄宗到了开元中后期在政治上安于现状,不图进取,任用奸佞之臣,生活上失去自检,追求安逸享乐,并对神仙符瑞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安史之乱爆发除了玄宗个人施政因素外,朝内还存在着许多社会危机如政治、经济、军事等方面。在政治上,玄宗后期,朝纲败落,奸佞之相掌权,吏治腐败,社会风气日益堕落,谗佞之风日益猖獗。官僚阶级高度腐败,社会动荡不安。世谓“口有蜜,腹有剑”的奸佞之相李林甫,任相十九年之久,他在职期间排斥异己,培植党羽,费尽心思讨好皇帝,最后成了玄宗身边的佞臣,为了专固相权,杜绝文儒之臣以战功进而引用藩将,为导致最后边防的兵权落入了安禄山手中,为安史之乱埋下了隐患。在经济上,唐前期以均田制为主要形式的封建小农经济日趋破坏和摧毁,以土地兼并为主要形式的大地主垄断经济畸形发展和恶化膨胀,王公百官放肆掠夺民田,扩展庄园,那些有权有势有钱的都会兼并土地,使农民生活困苦不堪。生产力受到严重的破坏,经济上的腐化还不足以使安禄山发动叛乱,更主要的是在军事上所占的优势,给安禄山提供了有利的条件来发起叛乱。在军事上,由于均田制的破坏,导致府兵制的终止,府兵制是维护专制主义中央集权国家的兵制。由于均田制的破坏,贫富分化严重,同时,府兵制的地位大为降低,以致兵士执僮仆之役,备受将领厚待,人们不愿再充任府兵,所以它不能再担当起巩固中央集权的职责,于天宝八载折冲府无兵可交,李林甫遂请停上下鱼书,府兵制正式废除,此后募兵制代替了府兵制。与此同时,唐睿宗时期设立的节度使权利也不断扩大,其官属机构完善和庞大,出行巡查,八面威风,据史料记载:“受命之日,赐双族双节,得以专制军事。行则建节,树六在,入境,州县筑节楼,迎以鼓角,衙仗居前,族幢居中,大将鸣坷,金征、鼓角居后,州县资印迎于道左。”玄宗后期节度使地位逐渐上升,这就使藩镇割据的局面逐渐出现,尤其是安禄山、史思明等有有野心的节度使使藩镇势力恶性膨胀最后引起叛乱。唐朝政治腐化,均田制的破坏,府兵制的瓦解等社会危机,这都为安禄山发起叛乱提供了可乘之机,最终导致安史之乱的爆发,使唐逐渐走向衰落。

唐玄宗天宝十四载十一月初九,身兼范阳、平卢、河东三节度使的安禄山,发动属下军士以及同罗、奚、契丹、室韦共15万人,号称20万,以“忧国之危“、奉密诏讨伐杨国忠为借口在范阳起兵。唐玄宗任命安西节度使封常清兼任范阳、平卢节度使,防守洛阳,接着任命他的第六子荣王李琬为元帅、右金吾大将军高仙芝为副元帅东征。唐玄宗并于十一月十五日派使毕思琛往东都洛阳募兵防守,高仙芝、封常清临时在长安、洛阳募兵,得到的是市井子弟,缺乏战斗经验,而且还没有经过训练,所以在战争初期,唐军屡次失利,致使叛军迅速攻下洛阳,天宝十五年正月初一,安禄山在洛阳称大燕皇帝,改元圣武。天宝十五年六月安禄山又占领唐都长安,唐玄宗仓皇出逃,向四川逃去,太子李亨则于公元756年农历七月十三日在灵武(今宁夏灵武市区)为朔方诸将所推而登基,遥奉玄宗为太上皇,改元至德,是为唐肃宗。唐肃宗任命郭子仪为兵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仍兼充朔方节度使;李光弼被封为户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二人奉诏讨伐叛军,次年郭子仪上表推荐李光弼担任河东节度使,联合李光弼分兵进军河北,会师常山(河北正定),击败安禄山,后来,安禄山之子安庆绪杀后,自立为帝,命史思明回守范阳,留蔡希德等继续围太原。同年,长安在郭子仪等人带领下,成功收复,安庆绪自洛阳败逃退至邺城,其部将李归仁率精锐及胡兵数万人,溃归范阳史思明。 乾元元年(758年),安庆绪为副元帅郭子仪等统兵20余万所围困,后增至60万,但由于肃宗的孱弱和猜忌,诸军不设统帅,以致战事久拖不下。次年春,叛军得史思明之助,大败唐军九节度使大军,其围遂解。宦官鱼朝恩谗毁,郭子仪被召还长安,解除兵权,处于闲官。不久安庆绪被史思明所杀,史思明接收了安庆绪的部队,兵返范阳,称“大燕皇帝”。上元二年(761年)三月,叛军内讧,史思明为其子史朝义所杀,内部离心,屡为唐军所败。宝应元年(762年)十月,唐代宗继位,启用唐将仆固怀恩为朔方节度使、河北副元帅,统兵进军洛阳。宝应二年(763年)春天,田承嗣献莫州投降,送史朝义母亲及妻子于唐军。史朝义率五千骑逃往范阳,史朝义部下李怀仙献范阳投降。史朝义无路可走,于林中自缢死,其余部分叛将投降,历时七年又两个月的安史之乱结束。

安史之乱使社会遭到了一次浩劫。《旧唐书·郭子仪传》记载:“宫室焚烧,十不存一,百曹荒废,曾无尺椽,中间畿内,不满千户。几乎包括整个黄河中下游,一片荒凉。杜甫有诗曰:“寂寞天宝后,园庐但蒿藜,我里百余家,世乱各东西”。这说明经过战乱,广大人民皆处在无家可归的状态中。此外,安史之乱使唐王朝自盛而衰,此后实际上统一的中央王朝已经无力再控制地方,安史余党在北方形成藩镇割据,各自为政,后来这种状况遍及全国。安史之乱后,唐王朝分崩离析,已经没有力量镇压这次叛乱,只好求救于回纥以及由少数民族出身的大将。当史思明之子史朝义从邺城败退时,唐遣铁勒族将领仆固怀恩追击,仆固与唐王朝有矛盾,为了私结党羽,有意将安史旧部力量保存下来,让他们继续控制河北地区,使安史旧将田承嗣据魏博(今河北南部,河南北部)、张忠志(后改名李宝臣)据成德(仿河北中部)、李怀仙据幽州(今河北北部),皆领节度使之职。这就是所谓“河北三镇”。三镇逐渐“文武将吏,擅自署置,赋不入于朝迁”,把地方军事、政治、经济大权皆集于一身,“虽称藩臣,实非王臣也”。这些方镇或“自补官吏,不输王赋”,或“贡献不入于朝廷”,甚至骄横称王称帝,与唐王朝分庭抗礼直到唐亡,这种现象没有终止。同时,安史之乱使唐朝社会的阶级矛盾日益尖锐化,最后迫使农民不得不举兵起义,形成唐中叶农民起义的高潮。安史之乱后,国家掌握的户口大量减少潼关和虎牢关之间,几百里内,仅有“编户千余”,邓州的方城县,从天宝时的万余户,骤降至二百户以下。政府却把负担强加在犹在户籍上的农民,所谓“靡室靡农,皆籍其谷,无衣无褐,亦调其庸”。唐宪宗元和年间,江南八道一百四十万户农民,要负担唐朝八十三万军队的全部粮饷,所以“率以两户资一兵,其它水旱所损,征科妄敛,又在常役之外”。在方镇统治下的人民,也遭受着“暴刑暴赋”,如田承嗣在魏博镇“重加税率”,李质在汴州搞得地区“物力为之损屈”,等等。唐政府和各藩镇的横征暴敛,终于激起了农民的不断武装起义。在对少数民族的控制力上,经过安史之乱,唐朝中央政府也失去了对周边地区少数民族的控制。安禄山乱兵一起,唐王朝将陇右、河西、朔方一带重兵皆调遣内地,造成边防空虚,西边吐蕃乘机而入,尽得陇右、河西走廊,安西四镇随之全部丧失。此后,吐蕃进一步深入,唐政权连长安城也保不稳了。唐王朝内忧外患,朝不保夕,更加岌岌可危。

作者简介:康意 山西吕梁人,历史学硕士研究生


标签
今日要闻